乡镇一级也依葫芦画瓢处理

2021-04-01 20:36

一些基层干部坦言,文件层层转发、通知级级下达,看似认真、重视,有时根本没有什么具体措施,实则就是向下级推卸责任。

三是以“文山会海”落实上级指示。江西赣州某县县委宣传部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上级政府印发文件,县里照着文件原样把“市”改成“县”直接下发,乡镇一级也依葫芦画瓢处理。“曾经出现有的乡镇粗心大意,一字不改,搞出乡一级印发的文件,内容还是全市要怎么样的笑话。”

另外,还有干部表示,本意是为了压减会议成本、提升会议效率而推行的电视电话会议等新方式近期也出现了形式主义的苗头。同样内容的视频会议,市里开了区里开,区里开了街道开,有时“同一内容要听三四次”。

二是创新工作方法,探索“互联网+政务”模式,以信息化替代传统的文件、会议。在江西省国税局,网上办税服务平台、税企交互平台、手机app等电子税务局的建设,有效提高了工作效率,也大大节省了企业往返奔波参加会议的时间和成本。

有关人士建议:一是建立和完善发文办会制度,从制度层面加以规范。严格会议审批,建立定期分析制度,针对一定时间段内文件、会议的数量、内容、结构等情况进行综合分析,在科学分析的基础上加以精简、改进,并形成规章制度。

二是形式主义之“陪会”现象多。福建南部一位县级宣传部门负责人说,要参加的各种会议太多了。他戏称自己是“会长”。一位县领导告诉记者,县里某项工作要启动,具体负责这项工作的相关职能部门会请方方面面的人员参加会议,经常出现“陪会”现象,主席台上坐了一排,但和会议内容真正有关的也就一两位。

三是完善考核机制,加大对深入基层一线现场办公行为的考核激励力度,在考核上形成正向引导,鼓励干部到基层一线调研,发现和解决问题。(半月谈记者 高皓亮 朱翃 沈汝发)

另外, 受访的基层干部还认为,一批“会议室干部”大行其道,他们热衷于看文件、听汇报、作指示,以开了多少会、发了多少文作为评价其工作好坏的标准,这让真正在一线做事的干部感觉不公平。

上海市一位基层干部表示,“开会等于落实,发文等于做过”的懒政思想,一定程度上仍然存在,“有些事情基层不知道怎么干,不干又不行,有时就敷衍地推进一下。”

与此同时,对“文山会海”现象监督乏力,违纪风险小。福州市纪委一位干部坦言,现在查处的大多是奢靡之风和享乐主义,对于反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市里的要求并不多。“因为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不好界定,所以对外通报过的案例确实没有这方面的例子。”这位纪委干部说,下一步将加强这方面的打击力度。

江西南昌市某工业园区一家制衣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相关部门为企业组织的各种会议较多,但落实情况不太理想。这名负责人从一年多前就多次在会议上反映,因为没有公交车影响企业招工,但这一问题至今没有解决。

一是工作会议增加明显。江西抚州某县组织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去年召开的全县性工作会议增加了20%以上。“以往分管领导即可解决的事项,现在往往要上升到常委会来讨论。”在这名负责人看来,有些会议有必要,有些则必要性不大。当前政府行政问责、追责力度加大,部分领导担心被追责,是工作会议增多的主要原因。

虽然中央要求改进领导活动和会议报道方式,但时间一久,有些地方的领导还是想“刷存在感”,让自己负责的工作得到“曝光率”。有媒体人士反映,在一些地方,对宣传报道特别看重的领导往往会对新闻报道亲自过问。结果,一些并不那么重要的会议、活动不仅“图文互动”,更要“上头版”“做整版”,形成声势。

福州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甘满堂及福州市永泰县纪委负责人等受访者认为,要从根本上改变“文山会海”现象,一些地方的领导观念和心态必须转变,工作方式和手段也要变,要减少层级,推进职能转变;鼓励干部转变思维,深入实际、深入群众,创新工作方式方法。

“前面一个文件还没搞清楚,后面一个文件又下来了,哪里来得及好好落实?”江西一名区党委副书记告诉记者,仅党委办公室去年就收到上级部门来文超过300件。

江西萍乡一位县级干部告诉记者,部分领导布置工作,习惯于召集相关部门到会议室开会,至于会议的落实情况则不闻不问。

“文山会海”让基层部门、企业深受其害。上海市一位高中校长说,不少文件、通知要求学校提交文字材料,有的文件、通知传达到学校时,留给学校的时间极少。“各种材料上报都关系着学校与校长的考核,哪个都不敢马虎轻视,被弄得焦头烂额。”这位校长表示,校长的精力应该主要用在学校、教师和学生的发展上,许多材料、报告对提高学校教育教学质量没有任何作用,反而分散了校长、老师的精力。

江西萍乡的一名干部说,公车私用、公款吃喝等行为之所以得到明显遏制,除了体制内的监督外,还有广大人民群众的外部监督。“只要拍张照片发到互联网上即可,顶风违纪者要承担极大的风险和代价。”然而,“文山会海”还缺少有效的外部监督。